中文版ENGLISH
銷售專線:022—58296666
记天津金桥焊材集团董事长侯立尊:践行工业精神 矢志为国立尊
2015-12-02 中国工业报

侯立尊,一位慈祥的老人。

    2009年8月,第十四次全國焊接學術大會授予他“中國焊接終身成就獎”,對他爲中國焊材事業做出的貢獻給予了高度評價:“花甲之年開始創業,打造出焊材産銷量世界第一的知名企業;潛心鑽研,研制成功全面替代手工生産的成套設備,使我國焊條生産步入機械化時代;研制的還原钛鐵礦替代金紅石,結束了我國焊材原材料依賴進口的曆史……中國焊材事業的每一次進步,都有他的貢獻”。

    不論在此之前,抑或在此之後,戴上這頂中國焊接學術界至尊桂冠的無一不是名院士名教授。真正從焊材制造業基層登上這座學界巅峰的企業家,至今唯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業內外熟知他的權威人士,對他更是推崇備至:“這是一位淳厚慈善的長者,這是一位抱定焊材強國宏圖大志的追夢者、創世者,這是一位一輩子都與中國焊材業牢牢焊在一起的行業泰鬥,這是一位始終都把個人責任與家國天下緊密連接在一起的賢達君子”。

    以中國工業報記者對他多年的了解,他不是完人,但絕對是一位真正的專家,一位真正的企業家,一位真正以專注、執著和善行,弘揚並踐行工業精神的人。

    他,就是天津金橋焊材集團董事長侯立尊,今年93歲。


金橋焊材集團員工代表在集團門前宣誓:傳承企業精神,打造“焊材強國”。

    一生專注一項事業

    “我爲焊材而生,焊材就是我的命”。他還常常拿自己是“怪人”自嘲:“只要坐下來研制焊材配方,煩惱糟心的事,沒了;頭疼腦熱的病,好了”。

    “把一生獻給了祖國的焊材事業。”這一評價,在業內外熟知侯老的人看來,絕非是溢美之詞。 

    77年前,侯老就與焊材結下了不解之緣。爲養活家人,他16歲就到沈陽一家日本人開辦的電焊條廠做了學徒工。雖然受盡淩辱,但也偷學到一身技術。1949年,他扶妻攜子從大連來到天津,創辦了“中和焊接器材廠”,掙了個資本家頭銜。1955年,國家搞公私合營,他鼓著掌獻出了自己的工廠,從資本家變成國家幹部,專事電焊條研制。 爲了研制國家急需的電焊條,他自學了高中課程,又利用業余時間上了三年業大,修完化學專業大學課程。爲了更好地了解世界焊材發展趨勢,他又啃下了日語和俄語。 

    豐富的實踐經驗,紮實的理論基礎,他被冠之帶有“土”字的專家,並成爲國營天津電焊條廠的技術負責人。也就是從那時起,他以他的“侯氏創造”,書寫著中國焊材發展史上的一個又一個第一。 

    1955年,他研制成功國內首條高性能“螺旋式焊條壓塗機”,讓手工生産電焊條成爲曆史。隨後,他又研制成功與“螺旋式焊條壓塗機”配套的“隧道式熱風循環焊條烘烤爐”,開啓了中國機械化生産電焊條的先河。 

    1983年,他成功設計制造了國內首台“高溫鏈條式焊條烘烤爐”。憑借這一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裝備,中國電焊條生産向自動化邁出了關鍵的一步。

    在進行裝備創新的同時,他又對電焊條藥皮配方産生了極大興趣。僅是查閱資料,就占去了他幾乎所有的業余時間。他要爭做中國焊材業的“全能”專家。

    1964年之前,我國生産的電焊條基本是照搬國外的配方,其中有一主要原料金紅石,當時只出産于少數幾個西方國家。時至1964年,國內電焊條生産廠家因西方國家斷供金紅石,全部陷入“無米下鍋”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鋼鐵針線”頻頻告急。在國內各路專家找不到破解之策的情況下,他挺身而出。“只要把國內到處都有钛鐵礦砂燒制成還原钛鐵礦粉,就可完全替代金紅石”。以小人物挑戰大專家,他的這一建議不僅沒有得到廠領導的支持,還引來一片冷嘲熱風。

    他胸有成竹。帶上一批鐵杆骨幹,他在天津西郊的荒灘野地,壘起了焙燒窯。日夜守著爐火,他過起了“野人”生活。燃燒了近二百個日日夜夜的焙燒窯,終于在1965年的那個春天,燒出了“中國紅”—“還原钛鐵礦”。隨後,他以“還原钛鐵礦”爲原料,研制出“钛鈣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電焊條。經權威機構驗證,用“還原钛鐵礦”配方生産的電焊條,其質量完全可以和“金紅石”爲原料的電焊條媲美。

    打破了西方國家對我國的惡意壟斷,終結了我國依賴進口“金紅石”生産電焊條的曆史,開辟了一條用豐富的國內資源低成本生産電焊條的新路徑。他的這一創造,早已被載入中國焊材的發展史冊,而他研制的“钛鈣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電焊條,因在他的倡導和組織下,順利通過英、美、日、德、法、挪威和中國七國船檢機構質量認證,拿到了“中國制造”的第一張國際市場“綠卡”,時至今日,仍是全球焊材市場的主導産品。

    1986年,年過花甲的侯老從天津大橋焊材集團總工程師的崗位退休了。爲了把很多尚未實現的創新設想變成現實,他不顧家人的勸阻,創辦了屬于自己的高端焊材試驗平台。

    爲了把這塊高端焊材試驗平台建設成“現代焊材”研發基地、創新基地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制造基地,他在創辦之初,就把“高端、高質、高新”作爲創新的主攻目標,並推出了後來被國內焊材制造業譽爲 “現代焊材”權威解讀的 “金橋版本”。 

    以新型焊材滿足新型母材焊接的需求;以實心藥芯焊絲滿足自動焊接的需求;以專用型焊材滿足個性化焊接的需求;以節能環保焊材滿足綠色焊接的需求。

    于是,纖維素型管道專用焊條、自保護藥芯焊絲、氣保護實心焊絲、氣保護藥芯焊絲、不鏽鋼藥芯焊絲、氣電立焊藥芯焊絲、金屬粉型藥芯焊絲、堆焊藥芯焊絲……,多種填補國內空白、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的高端焊材,在金橋焊材集團這塊高端焊材試驗田裏脫穎而出,並以其性價比遠遠高于同類進口産品的優勢,大踏步地走進三峽大壩、西氣東輸管道、杭州灣跨海大橋、上海東海大橋、秦山核電站、30萬噸油輪船體、18萬噸散裝貨船體、高速列車CC707廂體、亞洲最高塔廣州電視塔塔身、高速鐵路鋼軌等施工現場,不可阻擋地走進美、英、日等近百個國家和地區,廣泛應用于軍工、核電、壓力容器、造船、橋梁、管道運輸、鋼結構、工程機械等一系列與國民經濟發展息息相關的重要行業,讓那些曾一度壟斷中國高端焊材市場的外來品牌望塵莫及。開創了焊材世界的中國時代,“金橋”也由此成爲國際知名的焊材品牌。 

    翻閱著他親手撰寫的學術論文及重要著述,諸如《低氫型電焊條的制造》、《用金紅石制造T—44焊條》、《焊縫産生氣孔原因》、《結合國內資源四種渣系焊條的研究》、《還原钛鐵礦的制取》、《钛鈣渣系的研究》、《還原钛鐵礦在結422焊條的應用》、《電焊條塗料配方設計》、《電焊條塗料配方設計制造技術》、《熱風循環焊條烘烤工藝》、《焊條烘烤工藝改革》,檢索著由他自己研發或主導研發取得的多項專利技術,每個人都會對他爲中國焊材事業做出的傑出貢獻感慨而驚歎。

    緣于對中國焊材事業的傑出貢獻,他曾任第六、七、八屆(科技界)全國政協委員,並先後獲得“天津市勞動模範“、“中國工業經濟十大傑出人物”、“中國工業創新領袖”等光榮稱號。 


金橋焊材集團每年春節租用大巴送員工回家,接員工返廠。

    一生執著一個夢想

    時至1999年,金橋焊材集團已發展成爲國內規模最大、競爭力最強的焊材研制基地,坐上了國內焊材業的第一把交椅。

    經與金橋焊材集團幾番較量之後,那些搶灘中國的國外焊材企業,不得不做出如下結論:在金橋焊材集團超大規模制造能力面前,他們欲以“量”相拼,取勝的可能性幾乎等于零;在金橋焊材集團超強的創新能力面前,他們慣用的技術壁壘及價格壟斷,也不再具有“殺手锏”的作用。只要有金橋焊材集團這樣的強勁對手在,他們發動的任何攻勢都只能是铩羽而歸。  

    爲了達到搶占並壟斷中國高端焊材市場的目的,他們在無奈之下,押下了一個最大也是最後的賭注。一家有世界焊材大鳄之稱的國外焊材制造商放出了試探氣球,願出2億美金甚至更高的價位並購金橋焊材集團。

    他們卻忽視了侯老一生執著的一個夢想——將中國打造成爲傲然屹立于世界的“焊材強國”。 

    “外國企業就是給一座金山,我也不賣金橋焊材集團”!他的回答,擲地有聲!

    得知侯老斷絕了這條“財路”,圈內的很多朋友紛紛前來開導:“僅在天津市,想整垮金橋焊材集團的就大有人在,何不賣給外國人一了百了!”

    “中國的焊材市場只能由中國的民族企業來主導”。他坦然表示,“我不須漂白,也不須把錢轉移到國外,更不用給自己留條後路。堂堂正正做人,規規矩矩做事,問心無愧,何患之有?”

    隨即,他又當著企業高管和兒孫的面,再次袒露他的心迹:他創辦金橋焊材集團,不是爲了掙錢發財,而是爲了振興中國的焊材業,爲了圓他的“焊材強國”夢。金橋焊材集團是個民營企業,更是中國的民族企業,不但不能賣,還要以中國人的志氣,千方百計把企業做強、做大、做長,徹底粉碎外國企業壟斷中國高端焊材的企圖。

    10年後,他期待的一幕出現了。那些曾經夢想兼並金橋焊材集團的外國焊材企業,如今卻懇求他出手兼並其在中國開辦的企業。

    這次,他的回答更幹脆:不需要!

    隨著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,很多人已不看好制造業,尤其是傳統制造業。他卻堅定地認爲,只要傳統制造業以市場爲導向,以“互聯網+”爲手段,實現轉型發展,就能爭取到光明的前途。于是,他斥資8億元,著手進行全面的結構調整和産業升級。他要把金橋焊材集團建設成爲世界級的科技人才培育基地、世界級的高新焊材研發基地、世界級的精品名品焊材制造基地。 

    一是調整産品結構,向高端轉型。通過加快特種焊材研發基地建設和對國內特種焊材企業的收購兼並,逐步減少普通焊材的産量,加大特種高端焊材的生産,將普通焊材與特種焊材、自動焊絲等高端焊材的比例,從現在的6:4調整至4:6。

    二是調整産業結構,向多元化轉型。通過收購國內特鋼鋼廠,與國內知名電焊機生産企業合資,形成從原材料到焊接材料,再到焊接工具的完整産業鏈條,徹底改變單一生産焊材的産業結構。

    三是借助國家的“一帶一路”戰略,向國際化轉型。面向北美、南美、歐洲、亞洲、非洲等國積極開拓市場。建立辦事處,形成銷售網絡,以不斷擴大金橋焊材的國際市場的占有率,力爭占據國際焊材市場的1/3份額。

    四是調整能源結構,向清潔能源轉型。通過實施煤改電、煤改氣的技術改造,以清潔能源全面替代化石能源,實現節能減排和綠色制造。

    情系焊花終生無悔,矢志創造爲國立尊。如今,最令他自豪和驕傲的是,自1999年起,金橋焊材集團已連續16年國內行業排名第一,年産銷量全球第一,並連續多年被評爲“中國民營企業500強”、“中國制造業500強”、“中國機械工業百強企業”、“天津市百強企業”。


金橋焊材集團總經理侯雲昌代表侯老出席“尋找最美鄉村教師”大型公益活動頒獎典禮。

    一生恪守一條底線

    很多中小企業,尤其是民營企業,出售生産過程中淘汰的邊角廢料是不開票的。這已是公開的秘密。而在金橋焊材集團,就是賣一根廢的盤條頭,也要開票上稅。凡是到金橋焊材集團收購廢料的人都感到不解:他們一年的廢料能賣2000多萬元,若不開票,可以多賺一大筆錢。

    他們對這筆賬的算法,侯老不同意。他認爲,“依法經營,照章納稅,不僅是企業的責任和義務,更是企業家的良心”。在他看來,良心是一個人的做人底線。丟了什麽也不能丟了良心。作爲一個肩負著社會責任前行的企業家,更應該“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于地”,做到問心無愧。

    爲了恪守企業家的良心,他曾給他的高管、他的子孫,劃出多條不可逾越的“紅線”:不許脫實入虛,什麽賺錢就幹什麽;不許見利忘義,掙不該掙的錢;不許作假上市,坑股民的錢;不許偷稅漏稅,欺騙國家;不許把企業的資金轉移到國外;不許偷工減料以次充好;不許賄賂官員,敗壞社會風氣;不許兒孫身上有“土豪”的影子…… 。正因爲如此,無論是他的家庭,還是他親手打造的金橋焊材集團,持續釋放的都是正能量。

    他出生在東北,自幼喪母,家境貧寒,16歲就離家學徒,備受磨難。這段難忘的經曆,讓他見不得員工受苦。因此,金橋焊材集團多年堅持向所有員工提供免費工作餐,還爲員工設立了特困幫扶基金,至今已先後爲400多名困難員工提供了超過100萬元的救助款。針對春運買票難, 金橋焊材集團還增加了務工接送福利,用大巴接送員工回家與返廠。作爲人力密集型的制造企業,金橋焊材集團的每個廠區都配套了單身員工宿舍和家庭式公寓,全方位解決員工的住宿問題。他總是說,要讓員工以廠爲家,家就要有家的樣子。在7000多名員工心中,金橋焊材集團就是他們的福地。

    2013年,他推出了《我的企業傳承夢》一書。他要通過啓動“培育人力資本工程”,去圓他的企業傳承夢。其中一項很重要的措施,就是在原有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的基礎上,從企業利潤分紅中拿出一部分資金,上稅之後作爲額外鼓勵金發給員工,以確保企業內部優秀的管理、技術人才和骨幹員工,分享企業的發展成果,並從企業的發展中長期受益。過去的兩年,他每年都從自己的利潤分紅中拿出1000多萬元,作爲額外鼓勵金發放給優秀的管理、技術人才和骨幹員工。

    焊材制造企業,給外界的印象一直是勞動強度大,環境髒亂差。而在金橋焊材集團,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景象。懷著以人爲本的情懷,他不惜重金,爲車間安裝除塵降噪設施淨化環境;多次進行大規模的技術改造,降低勞動強度;與大學合作,研制出機械裝盒、碼垛、裝箱等自動化設備,實現了重體力崗位“機械換人”。如今,他又集合了精兵強將,以“+互聯網”爲手段,以創新爲驅動,加快向智能制造轉型。

    他關愛自己的員工,也不忘善行天下。2008年,爲支持汶川災後重建,他一次就捐款1000萬元。蘆山震後第二天,他便通過天津慈善機構,向災區捐款1000萬元,用于抗震救災。截止目前,他已累計爲救災、助殘、助學、養老等慈善公益事業捐款過億元。感于他多年來一直熱衷于公益慈善事業的善舉,民政部爲他頒發了“中華慈善獎證書,並授予他 “中華慈善之星”榮譽稱號。他還被天津市殘聯和天津市慈善協會,分別聘爲名譽會長和終身名譽會長。

    善行善舉,好人好報。祝福侯老健康長壽!(記者 齊雪嶺)